<delect id="hcard"><menu id="hcard"><small id="hcard"></small></menu></delect><dfn id="hcard"><tr id="hcard"></tr></dfn>

                                                  <dl id="hcard"></dl>


                                                      财 经 科技 | 股 票 房 产 原 创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文化热点

                                                      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热点

                                                      沿用四千年的小小“皮带扣?#20445;?#26366;是身份的象征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9-03-27 12:39:55

                                                        小小“皮带扣”沿用四千年

                                                        虎?#26041;?#38057;扣龙形玉佩

                                                        八节铁芯龙虎玉带钩

                                                        龙虎并体玉带钩

                                                        七星纹银带钩(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提供)

                                                        博物馆寻珍录

                                                        在西汉南越王丰富的馆藏中,有一种特别的藏品,个头不大,数量不小,多达30余件。它们就是带钩。

                                                        带钩,顾名思义,就是我国古代用来束腰或佩挂物品的挂钩。它曾经是古人尤其是男性贵族、文人与士兵的日常用品,非常流行;而且历史也很早,目前已知最早的玉带钩出土于4000多年前的良渚遗址。

                                                        虽然从实用性上来说,带钩大约相当于今天的皮带扣。但由于其使用于服装外饰,所以和今天的时装、车标一样,也逐渐演变出一些礼仪和身份区别的意味。

                                                        南越王墓里出土的这批汉代带钩,是当时最高水准的精品。

                                                        文、图(除署名外)/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满堂之坐,视钩而异”

                                                        它是身份的象征

                                                        这批带钩中,有一件八节铁芯玉带钩,长19.5厘米,虎?#25151;?厘米,重197.5克。它出土自墓主人棺椁的头箱,由一根铁柱穿连8块玉而成。钩首为龙头,瘦瘦长长。钩尾为虎头,用一块玉细致地雕刻出老虎的凸眼、直鼻、獠牙、胡须、浓眉。钩身刻有鳞、鳍和缭绕的云纹。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是一件非凡的艺术品。

                                                        文物专家们指出,带钩可分为弧形和直形两类。一般均由钩、颈、体、钮四部分组成。弧形钩与环、扣相合以达到束紧连接腰带的目的;直形钩主要用于搭挂连接,也有纯装饰之目的。常见的带钩以青铜铸造居多,也有黄金、白银、铁、玉、石、木等制成的。据现有的资料看,带钩按外形可分为条、棒、铲、琵琶、鸟兽等形状,大的长半米,小的仅有2厘米,以10厘米左右最流行——这个长度跟现在的男士用皮带扣大致相当,可见是在长期的使用中自然形成的方便规格。

                                                        《淮南子》有云:“满堂之坐,视钩而异。”一语道出了其在古代社会中身份标识的作用。按学者王莉的说法,至晚在战国以后,带钩作为装?#25105;?#24418;成一种风气,浮雕、错金、镶金、镂空、包金、鎏金等装饰?#22336;?#28176;次出现。小小的带钩,成了匠人炫技的艺术品。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33455;?#20154;员王维一分析指出,带钩在墓中共出土36件,其中4件为玉带钩,它们“形体最大,造型精美,做工精致,保存?#32431;?#22909;,同出自墓主棺椁中”“代表了汉代玉带钩的最高水准”。如其中一件龙虎并体玉带钩,“玉色青白,质地莹润,造型奇特,虎在钩首,龙居钩尾,两体并连。龙张巨口,虎举利爪,二者共夺一?#19981;罰?#25972;个器物构?#25216;?#32451;,式样新?#20445;八?#26410;见。”

                                                        而南越王?#38057;?#22303;的带钩之多、品种之丰富、做工之精美,都为今天的人们提供了宝贵的?#33455;?#36164;料。

                                                        小小的带钩

                                                        救了一?#28142;?#31179;霸主

                                                        中国古书中描述带钩的地方不少。其中最出名的当属管仲箭射齐桓公,?#40644;?#26707;公的带?#36710;?#20303;的故事。小小的服装配饰,救了未来的春秋霸主一命。庄子说的“窃钩者诛”,指的也是带钩,不是鱼钩、铁钩。

                                                        玉带钩在西汉达到鼎盛期,东汉开始衰弱,魏晋以后被带扣替代,元明清则又有所回?#20445;?#19981;过玩赏性已经超越了实用性和标识性。它的演变过程,也是一个实用器物设计改进的过程,与人们的生活习惯、活动方式的变化息息相关。

                                                        在带钩的鼎盛期西汉,无论形制、纹饰、艺术风格都在承袭前代的基础上,经由技术进步的加持,有了大大的发展。所以西汉时期的带钩工艺一改几千年来的单纯简练和一味?#38750;?#24418;似的古朴作风,转向精雕细刻和生动传神。所以,这一时期的作品从技术和艺术性上来说,都是非常高水准的。

                                                        魏晋南北朝以后,因腰间革带演变为佩挂各种随身物件的蹀躞带,带钩有相当长时间不再大量使用。当时用来扎束腰间带的,是一种环形带扣,其形或?#19981;?#26041;,大都附有扣针。用时将其卡入皮带的一端,另一?#26494;?#20837;扣内,然后插入扣针。可见这就是今天的皮带扣原理。这样的好处是比带钩方便,且牢固。所以经由这次设计改进之后,带钩很长一段时间不再大量使用。

                                                        ?#33455;?#32773;指出,元明清时期的玉带钩已由实用性逐步转为玩赏性,一般都有花草、动物的浮雕?#22303;?#38613;。钩首多为龙头形,以龙螭纹相组合的玉带钩最为精美。元代人?#19981;?#31359;袍服,一般都要在袍服外束带。明清时期的玉带钩,大都是琵琶形、如意形,钩身上常有大量圆雕镂空,或镶嵌各种宝石,精雕细刻,十?#22336;?#29712;生动。更特别的是,这一时期的带钩“多成对出现,亦多不为用,成为仿古器物的玩赏物,被作为一种古文化而流传”。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博士樊进指出,古代带钩大致经历了“钩?#36164;?rdquo;带钩、“插?#36164;?rdquo;带钩、“钩钮式”带钩的演进。这一过程体现的是“在适人尺度、操持方式”上的不断变化。也就是说,所有生活用品的设计越来越方便。

                                                        刻在上面的北斗七星

                                                        是装?#25105;?#26159;“祥瑞”

                                                        南越王博物馆中,还珍藏着一件七星纹银带钩,钩首是龙头形状,钩身装饰着北斗七星纹。这是南越王?#38057;?#22303;的唯一一件与天文有关的文物,因而更显其珍贵。

                                                        汉代墓葬中的“北斗”形象是很突出的标志。北斗信仰是中国古代民间信仰的重要内容之一。两汉时期“北斗”形象大量出现在墓葬中,除了刻画在陪葬器物上,也被直接用于装?#25991;故搖?/p>

                                                        延安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学者朱青、杜林渊指出:“墓葬中带钩不同的摆放位置代表其不同作用,大?#36335;?#20026;四种:一是革用带钩;二是配器用钩;三是配物用钩。还有一种带钩是专门用于随葬的,它一般放置在某一器物内。淮南发现的西汉北斗铜带钩和南越王墓中出土的北斗纹银带钩,?#27982;?#26377;发现盒子,但不排除它们原本置于容器?#23567;?#20294;容器已经朽坏的可能。这种带钩被视为祥瑞之物,用它随葬是为了辟邪驱祟。”

                                                        两位?#33455;?#32773;引《后汉书·五行志》说:“光禄勋吏舍壁下夜?#26143;?#27668;,视之,得玉钩……身中皆雕镂,此青祥也。”古人认为,带钩本身就?#26143;?#37034;功用,制作成北斗状?#32422;?#24378;“神力”,体现了北斗“厌胜”的作用。

                                                        总之,小小的带钩,既体现了冶金、铸造、镶嵌、雕琢等技术的进步,也体现?#26494;?#20250;观念、民间?#20843;?#30340;变化,还有实用性、便利性的考虑。它和古代人发明创造并不?#32454;?#36827;的各种生活用品一样,?#20174;?#20102;人们对美好生活的?#38750;螅从?#20102;创新思想的活跃。人们的生活,正是在这样的不?#32454;?#36827;和创造中,变得更好。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卜松竹 编辑: 曾紫妍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邮箱:[email protected]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24066;?#19981;?#31859;?#36733;、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email protected]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uthn.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5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
                                                      新疆招生网官网入口 云南快乐十分任伍遗漏 开心三张牌炸金花 360时时彩开奖 香港赛马会会员料官网 期足彩进球彩推荐 足球彩票6场半全场怎么玩 31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高手论坛料 3d胆码预测 体彩p5杀号预测 赢话费三张牌 山东群英会号码预测 手机斗地主 香港六合彩博彩网 中彩网35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