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hcard"><menu id="hcard"><small id="hcard"></small></menu></delect><dfn id="hcard"><tr id="hcard"></tr></dfn>

                                                  <dl id="hcard"></dl>


                                                      财 经 科技 | 股 票 房 产 原 创 |   中国经济时报电子版
                                                      商 业 地 方 | 文 化 汽 车 |   中国经济时报数字报

                                                      即时新闻

                                                      首页 > 能源频道 > 即时新闻

                                                      张国宝:读懂能源统计数据,制定正确发展战略

                                                      中国经济新闻网 2019-03-13 16:09:52

                                                      一、 由于能源在社会生活和生产中的基础性地位,并且能源统计数据是通过实物计量取得的,统计的误差和水份小,更能精准的佐证经济的实?#26159;?#20917;,使得能源数据能够在常见的经济数据之外,比较客观地反映经济社会情况的全貌。 

                                                        2018年的能源统计数据显示,电力消费增长了8.5%。电力消费统计数据是查表查出来的,?#19988;?#20132;电费的,误差和水分较少,比起GDP的统计精准得多。电力消费的增长数据有力地佐证了2018年我国GDP增速在6.6%是可靠的。过去30年的统计数据表明,电力弹性系数在0.8~1是比较正常的。即:GDP每增长1%,电力消费增长0.8~1%。所以去年电力消费增长8.5%,而GDP增长6.6%,这一数据只会保守而不会有水分。国内外都有一些舆论认为中国去年实际经济增长速度要低得多,最多只有4.5%左右,这些不过是妄加猜测而已,甚或是哗众取宠唱衰之说。 

                                                      二、 2018年电力消费增长中,第三产业或居民消费增长都超过10%,第二产业电力消费增长7%以上。这?#24471;?#32463;济结构中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增加。 

                                                        符合我们结构调整方向。第二产业的电力消费增速虽然低于第三产业,但是第二产业7%以上的电力消费增长?#24471;?#31532;二产业生产增加值5.8%是一个谨慎的数据,是完全可能的,我甚至认为第二产业7%电力消费增长仅取得5.8%的第二产业生产增加值,在技术不断进步的情况下偏于低估。中国工业生产减速,但不像有的人唱衰的那样。 

                                                      三、 2018年全国电力装机容量超过了19亿千瓦,总装机容量要超过美国5亿千瓦以上。 

                                                        火力发电年平均发电小时数仅有4300多小时。通常我们在设计火力发电厂时是按年平均发电小时5500小时设定的,在电力短缺的年代年平均发电小时数在6000小时以上也是经常的,?#24471;?#29616;在我们的?#27982;?#28779;电装机容量至少有1/5的冗余。在未来若干年内,即便电力装机容量不再增?#21491;?#19981;至于出现电力装机容量不足的问题。当前应当控制?#27982;?#30005;力装机容量增速太快,加大淘汰高燃耗的低效机组和非应急需要的少量?#21152;?#26426;组。 

                                                        同时应该引入当量容量的概念。因为同样的装机容量,核电年发电小时数在7000小时以上,而风力发电在2000小时左右,太阳能发电年发电小时数在2000小时以下,所发出的电能差异太大,用装机容量的概念已经不能准确反映电力供应能力了。这和煤炭的情况很相似,同样一千克实物煤炭,有的一千克可?#28304;?#21040;6000多大卡,有的一千克不到4000大卡。所以在煤炭领域引入了标?#27982;?#30340;概念,一千克标?#27982;?000大卡。把发热量不同的煤种的实物吨折算成吨标?#27982;海?#36825;样在价格和发热量的计算上比较科学。同样电力装机容量可以按照年平均发电小时5500小时为一个当量容量。1千瓦的核电可以折算成1.3的当量容量,而1千瓦的风力发电只能折算成0.36当量容量。关于当量容量的概念可以请电力企业联合会研究一下。 

                                                      四、 能源结构中煤炭比例过大的问题有所改善。 

                                                        2018年煤电发电量4.45万亿千瓦时,占全国全口径发电量比重为63.66%,比2017年底降低0.65个百分点。?#27982;?#28779;电装机约占总装机的53%,与过去?#27982;?#21457;电占70%以上相比较,煤炭的比重有所降低。但是从能源结构调整的角度来看,还应该继续增加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的比重,而且只要有决心也是有可能的。 

                                                        2018年我国核电发电量仅占全国发电量的4.3%,?#30830;?#21147;发电量占全部发电量的5.3%还要少一个百分点。全世界核电平均要占到发电量的10~15%,中国作为一个能源消费大国,这个比例还是偏低了。另外,中国的核电上网电价己经和?#27982;?#28779;电标杆电价相?#20445;?#27604;天然气发电、风电、太阳能发电价格都低,而且其中还含有提取的每度电2.6分的后处理费。现在我国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发展迅速,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占我国全部发电量约7%。 

                                                        从目前的发展势?#25151;矗?#25226;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的比重提高到10%是完全可能的。如果能把核电的比重也提高到10%,现在水力发电装机容量约24%,发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约19%,如果把水力发电量占到全国总发电量的20%,则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核电和水力发电就可以占到全国总发电量的40%。另外还有一小部分?#35745;?#21457;电、垃圾发电、生物质发电,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的发电量可以争取做到接近45%。?#27982;?#21457;电量的比重就可以降到55%。这里最关键的?#19988;?#32479;一思想,将核电的比重提高到10%。 

                                                      五、 中国能源的软肋在哪里?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甚至于可?#28304;?#24314;国以来算起,我们大部分年份都是处于电力和能源供应短缺的状况,过去我们能源工作的重点是放在保障供给上。2014年可以作为一个转折点,煤炭和电力供应短缺的矛盾已经基本解决,电力供应甚至出现了一定的盈余。 

                                                        当前能源结构突出问题。是油气消费的迅速增加。2018年我国进口原?#32479;?#36807;了4.6亿吨,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31995;?#19968;大的石油进口国。石油的对外?#26469;?#24230;已经超过了70%,天然气的对外?#26469;?#24230;超过了48%,中国已经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并且消费增长速度达到17%以上,还有迅速增加之势。而同时,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使美国基本做到了油气自给有余。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在科技、军事、美元金融领域占有优势。现在又多了一个优势,就是他已经能实现油气自给,而中国变成了世界最大的油气进口国,这将对外交、地缘政治产生影响,也是中国能源安全的最大隐患。由于中美在能源领域的情况不同,所以中国的能源工作、能源政策也不能简单地比照或照搬美国的情况,这是我们某些学者往往习惯做的。针对中国的能源结构情况应该把油气工作放在突出重要的地位。加大上游的勘探开发力度,但是国内的原油产量大体只能维持在年产1.8~2亿吨左右,近年还有下滑的趋势,和年进口4.6亿吨原油相比,缺口相当之大,所以还要在节油和石油替代上下大功夫。并且把这个措施作为国家重要战略。 

                                                        石油替代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开展。大力推广以电代油、以氢代油是一个最现实的举措。例如电动车代替?#21152;统擔?#19981;仅要重视以三元锂电池为动力的充电式电动汽车,也要重视氢燃料电池汽车的研发。从能源角度出发中国应当比美国更加重视。用电气化列车代替内燃机车,按铁路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电气化列车还不到50%。发展城市轨道交通作为城市公交的主力。在工业领域现在还有烧油的工业窑炉:煤制烯烃可以替代一部份石油化工。农业领域还有相当数量的柴油排灌设备可以用电动排灌设备代替等?#21462;?#37027;么有人会质疑,以电代油,电不?#19988;?#38656;要化石燃料来发电吗?一位大汽车企业的领导就向我提出过这样的问题。这涉及到电力能源结构调整的话题。我们核发电仅占全部发电量的4.3%,所以我主张要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和核电,把这部分的发电比例提高到20%,把此作为能源结构调整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国由于天然气资源的制约,价格上无竞争力,除用于必须的调峰机组外,不能像美国那样大量建设?#35745;?#30005;厂。 

                                                      六、 中国水力发电的潜力越来越小。 

                                                        水力发电是中国清洁能源的主力,占了全国装机容量的24%,发电量的19%,都远大于核电和风力发电的发电量。而且水力发电的价格在各类电价中也是最低的,对平抑电价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水力发电在调峰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随着多年高强度的开发。现在水力发电的潜在场址已经越来越少。在乌东德、白鹤滩两个大型水力发电?#23601;度?#36816;行后,尚未开发的主要是怒江和雅鲁藏布江。这些水力资源远离负荷中心,开发这些水力资源不仅难度大,而且也存在着意见?#21046;紓?#30701;期内很难大规模开发。 

                                                      七、 我国煤炭消费在2014年已达峰值。 

                                                        我在2014年说过,我国的煤炭消费已经达到峰值。其后的两年,2015年、2016年煤炭消费量?#20013;?#19979;降。但是到了2017年、2018年煤炭消费又有所回升,但是消费量并没有高于2014年。2014年中国煤炭消费量是28.03亿吨标煤,2015年是27.53亿吨,2016年是26.97亿吨,2017年27.04亿吨。2018年能源消费总量46.4亿吨标?#27982;海?#20854;中煤炭消费占比降至59%,应为27.376亿吨标煤。 

                                                       

                                                        由于煤炭在我国能源中占有最大的比重,历史上在保障能源供应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因此对于我说2014年我国煤炭消费已达峰值的意见并不是大家都能赞同。但是随着全球去煤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我国从防治气候变化等角度出发也更加重视新能源等其他能源的发展。另外我认为即便我国有较丰富的煤炭资源,但也没有必要把开发的强度搞得太大,应该让资源细水长流。“十三五”期间应当把煤炭年消费量控制在25亿吨标?#27982;海?5吨原煤)以下,把年消费量定在28.57亿吨标?#27982;海?0亿吨原煤)不利于控制煤炭消费量的增长。 

                                                      八、 综上分析我国能源的资源情况,应该增加二次能源电力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而电力消费的增加不是来源于?#27982;?#28779;电,而主要应该来源于可再生能源和核电,尽可能减少对石油消费的依赖。 

                                                        必须把发展核电、氢能和可再生能源作为一个重要的选择,这是中国的资源禀赋决定的,也是对减少石油消耗必须采取的措施。对于更长远的人类社会,可再生能源、氢能、核能将成为人类新一代的能源。 

                                                        (作者为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编辑: 王文丽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所刊登文章,除原创频道外,若无特别版权声明,均来自网络转载;
                                                      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如果您对稿件和?#35745;?#31561;有版权及其它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联系电话:81785256?#25381;?#31665;:[email protected]

                                                      报纸订阅  关于我们  CET邮箱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中国经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24066;?#19981;得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10)8178525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中国经济时报社 地址:?#26412;?#24066;昌平区平西府王府街 邮政编码:102209 电话:(010)81785188(总机) (010)81785188-5100(编辑部) (010)81785186(广告部) (010)81785178(发行部) 传真:(010)81785121 电邮:[email protected] 站点地图 Copyright 2011 www.uthn.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5       京ICP备0701936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14001037号
                                                      新疆招生网官网入口